目前分類:信仰生活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年的情人節,教會的小組長東尼都會安排一次迷你旅遊,邀請小組裡的全體組員們一起參加。

旅遊的地點不定,時間通常兩至三天,以前就曾經去過 Channel Island、Palm Springs、San Diego 等等景點。

老實說我並不了解小組長東尼的邏輯。

為什麼情人節是一大票人一起出去玩呢?

情人節不是應該和親愛的老婆一起度過,先送朵漂亮的玫瑰,再吃頓浪漫的晚餐,最後再回家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嗎?

現在卻變成要和一大群金光四射的電燈泡一起過情人節,那不是很莫名其妙嗎?

沒辦法。

雖然我完全不懂,但小組裡每一對夫妻都興高采烈的報名參加,我也只好摸著鼻子默默陪老婆去了。

結果旅遊中的時候,我遇見一位叫 Tiffany 的牧師娘。

「鄭醫師,我有在看你的部落格。」牧師娘微笑。

「......哈哈。」

每次聽見有牧師等級的人物讀我下流的部落格,我的肛門就會忍不住一陣羞澀地收縮,畢竟這真的......非常尷尬啊!

「我覺得你有空可以多寫一點團契生活,讓你的讀者了解其實教會並不無聊,小組生活也是多采多姿啊!」

「喔......」

「還有你今天遇見倒楣的事情,寫下來也很有趣啊!」

「......」

牧師娘說得沒錯。

這次的旅遊確實令人難忘,以下記錄了一些漂亮風景的畫面、以及我超級衰小的遭遇,希望夠帶給您一點歡笑。

 

***

 

今年的目的地在 Thousand Oaks 附近,離爾灣大概一個多小時。 第一站,Paramount Ranch

 

 

 

Paramount Ranch 原本是一片遼闊的牧場,後來被好萊塢當成拍攝西部牛仔片的場景,現在還保留著一些電影中西部小鎮的建築物,供遊客參觀懷念美國早期蠻荒時代的味道。

地方不難找,但很快就出現問題了。

小組長東尼發下的行程表上寫得清清楚楚,大家約了早上十點在 Paramount Ranch 見面,結果老婆卻給我睡到十點才起床,慢牛厚屎尿地梳洗後也快十一點了。

「親愛的老婆,我們已經遲到了一個小時,開車還要再加一個小時,妳現在怎麼辦?」我看著老婆,嘆口氣問。

「沒關係......我們跳過第一站,直接往第二站出發!」

老婆真不愧是遲到大王,擁有非常豐富的遲到經驗,立刻做出了精確的判斷。

於是......我們就直接往第二站出發了。

 

***

 

第二站,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也曾經是一大片牧場,曾經住過西班牙和印地安的族群,後來被國家公園買下,現在變成供遊客郊遊爬山的景點。

抵達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了。

我們從車上下來,正好遇見剛從第一站過來的小組組員,於是大家找了一個樹蔭下吃午餐。

一群人中,我看見偉恩醫師也來。偉恩醫師我曾經在「聖誕頌歌」裡介紹過,就是演盪生哥的明星演員。

「喂,你怎麼沒去 Paramount Ranch?」偉醫師坐了下來。

「我老婆睡到十點才起床。」

「哈哈。」

「Paramount Ranch 好玩嗎?」我好奇問。

「無聊死了,只有一堆破破爛爛的建築物,蓋在一片鳥不生蛋的地方,你沒去實在太聰明了。」

「......」

有時候我覺得,和偉醫師聊天,簡直就像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話一樣有默契啊。

 

 

野餐後開始爬山,不經意在路旁看見了這牌子。

如果你看不懂英文,這牌子警告你附近有美洲獅的出沒,而且還寫了六項遇見美洲獅時的貼心小叮嚀。

  • 別蹲下
  • 別逃跑
  • 抱起身旁的小孩,讓你的身體看起來更巨大
  • 別靠近
  • 抬頭挺胸、伸長雙手,讓你的身體看起來更巨大
  • 大聲喊叫嚇走牠

雖說是專家的建議,乍看之下這幾項小叮嚀聽起來都頗有道理,只不過對於三點我有點懷疑。

抱起小孩,壯大自己的體型而進一步嚇退獅子?

這真的有用嗎?

有誰在野外做過這種實驗?

難道獅子不會覺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嗎?

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獅子還是硬衝過來的話,那麼抱著小孩的父母會不會有一種......

把小孩往獅子丟過去的衝動?

「哈哈哈!」

老婆聽了哈哈大笑,轉頭看向兩個小鬼:「爸爸說如果獅子來的話,他要把你們抱起來丟給獅子耶!」

「爸爸!」女兒揍了我一拳。

「哈哈!」兒子也笑了出來,隨即用這種眼神看我。

 想把我們丟給獅子啊......

 

請問你,,真能忍心把長那麼帥的兒子丟過去嗎?

 

不忍心吧?

 

 

話說回來,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這公園雖然名字超級難唸,但風景確實挺美。

 

 

四處望去都是綠油油的一片,好像草原都快滴出綠汁了。

 

 

 

在一片綠野間逛了一會兒後,接著往旁邊的牧場出發。

 

***

 

第三站,Rocking K Horse Rentals.

這是一個龐大的養馬場,專門出租馬匹讓遊客在 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的草原上騎馬遨遊。

由於我們的團契組員眾多,大人加上小孩共有四十多人,而且牛仔們選馬、牽馬、放馬鞍的過程很久,於是我們只好分成四批輪流出發。

第一組,是兒童組。

 
 
 

看著女兒這小不點坐在一匹大馬上,老實說還真有點放不下心,她的重量搞不好比馬鞍還輕咧!草原上的山風陣陣,真怕她騎著騎著一不小心就被風吹走了。

兒童組浩浩蕩蕩出發後,接下來第二批、第三批也慢吞吞地上馬。

此時小組組員們的個性就很明顯地區分出來了。

勤勞主動、力圖進取的人通常會排在前面、積極上馬,而個性散漫、懶惰隨和的人當然就很隨便的禮讓了,反正......

反正不趕時間嘛哈哈!

身為第二種人的極端典型,我自然是屬於最後一批才出發的第四組了,你看看這是不是最瀟灑的一組。

 
 

這是我的馬。

 

「老公!你的馬是白色的耶!」老婆笑嘻嘻的說:「你是白馬王子嗎?」

「哈哈。」

我當然不是童話中的王子,但很快我就發現......

這匹馬,也不是童話中的白馬。

不像其他馬匹乖乖排成一字型前進,這匹白馬偏偏就喜歡脫隊,寧願在一旁平行跟著隊伍也不要跟在其他馬的屁股後面。

這種倔強反骨的性格,老實說我很欣賞,所以也不在乎地任牠耍大牌,但領隊的嚮導可不高興了。

「先生!請把牠拉回隊伍!握住韁繩用力往右拉!」他吆喝。

「......」

我只好乖乖將牠拉回隊伍。

但是白馬瞪著前面搖擺的馬屁股,越看越不爽,很快又開始走歪。

「先生!別讓牠走歪!把牠拉回隊伍!」響導立刻大叫。

於是整趟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拉扯。

白馬越來越賭爛,我也不停向牠道歉。

「老大別生氣,我也不想一直拉你,畢竟你整天載客人那麼辛苦,不想跟在別人屁股後面也是人之常情......不,是馬之常情啊!」

我不停拍牠脖子說:「但是你的主人一直機機歪歪,我也沒有辦法,拜託你就委屈一下啦!」

「哼。」白馬從鼻子噴氣。

很快我就會發現,牠一點也不想原諒我。

 

 
 
 
 
 

山丘翻滾,天高地闊。

在絕美的大地間騎了約半小時後,我們在一片空地上稍作歇息。

嚮導將大家的馬聚在一起,替大家照相。

 

 

西斜的陽光暖暖照在臉上,一切有如電影裡的畫面。

 

 

然後...... 悲劇發生了。

以下沒有一絲誇張。

正當所有馬匹都乖乖站著休息的時候,我的白馬老大卻突然毫無預警地往前奔跑,直直衝往一棵大樹。

一棵大樹!

那棵樹的樹幹粗厚、枝葉茂密,忍無可忍的白馬老大就這麼載著我用力撞去。

當時事情發生得太快,旁邊的所有人都看呆了,沒人來得及照相,於是我上網隨便抓了幾個類似當時景況的影片:
 
 

 

雖然速度沒有影片裡的快,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百分之一百是故意的,憤怒的白馬老大剛好可以從樹幹下方擠過牠的身體,但馬上的我就完全躲不掉了。

還記得即將撞上樹幹的前一刻,我在腦中迅速想出三個逃生的方法。

第一,我可以跳馬。

或許可以避過樹木的撞擊,但從這個高度跳下去,最壞的下場便是直接摔斷脖子,於是我立刻放棄了這項選擇。

第二,我可以身子前傾,緊貼馬的脖子減少樹幹的衝擊。

但很快就發現那也不行。

騎過馬的人應該記得,馬鞍的前方有一根鞍角,那是英文叫 Horn 的突起物:

 

 

看見了嗎?

所謂的 Horn ,是以前西部牛仔以繩子套住牛羊之後,將繩子的另一端綁在 Horn 上面,如此就可以牽著牛羊走。

 

 

有了那麼大一根鞍角卡在我的懶叫前方,我的身體自然無法往前趴下,於是只剩下最後一個閃躲的選擇了。

 

 

是的。

在那生死存亡的片刻,我整個身體往左後方翻倒,右肩朝上,就像 Matrix 裡以不可思議的姿勢躲子彈的 Neo!

然後,與樹幹的撞擊就開始了。

碰!

碰!碰!

碰!碰!碰!

碰!碰!碰!碰!

我想大概就是這種聲音。

再加上旁邊傳來一陣陣的尖叫聲。

不幸中的大幸,我並沒有摔下馬背,只覺得頭暈腦脹,以及右肩傳來陣陣劇痛。

 

嚮導嚇了一跳,連忙縱馬到我身邊,將白馬老大從樹林拉回草原。

其他人也關心地圍了過來,七嘴八舌檢查我的傷勢。

「你還好吧?」

「有沒有受傷?」

「天啊剛才到底怎麼回事?」

「那隻馬是故意的吧!」

「絕對是故意的,你沒看見嗎?牠就筆直朝著大樹衝過去了!」

「鄭醫師你好可憐喔!」

「不,鄭醫師真厲害,剛才那向後翻倒的姿勢是怎麼練出來的啊!」

「有人錄到剛才的畫面嗎?」

「事情發生太快,我才剛把手機拿出來,鄭醫師就已經撞完了!」

「哈哈哈!」

這些人......

真是太過分了!

耶穌的愛心在哪裡啊!全都忘了對不對!竟然只想拍我受盡屈辱的畫面!

「對不起啦。」

「我們不該取笑你的。」

「那麼......可以拍一下你的傷口嗎?」

「......」

這就是我騎馬撞樹的衰小故事。

話說回來,雖然小組的大家一路嘻嘻鬧鬧、三八搞笑,但一回到停車場後,他們又立刻衝去車上拿藥膏、OK 繃等急救物品給我,讓老婆為我清理傷口、擦藥貼藥......

害我真有那麼一點點小感動啊。

事後聽其他人說,除了白馬老大之外,第三組的人也有一隻很欠揍的馬,不僅到處亂跑、隨地吃草,還凶狠地攻擊其他馬匹,簡直像隻流氓似地。

至於騎牠的主人......

你猜得沒錯。

正是偉恩醫師。

事後我和他互望一眼,無奈苦笑。

果然是,什麼樣的人就騎到什麼樣的馬啊!

小組四十多個人騎馬,正好我們兩個騎到兩匹最搞怪的馬,這絕對不是巧合啊!

做人真的是不能太鐵齒。

如今事情已過兩個月了.

我右肩膀的傷口早已癒合,只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疤痕。

每次低頭看見,我總會想起那個午後的陽光。

那片草原的遼闊。

以及那匹欠揍的白馬老大,載我撞樹後的燦爛眼神。

 

 

鄭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聖誕節的前一個月,教會的小組長東尼跑來找我。

「鄭醫師,想拜託你一件事。」東尼拍拍我的肩膀。

「不要。」

「事情是這樣的。」

雖然我還沒聽完就一口拒絕了,東尼卻不理我繼續解釋:「牧師打算在聖誕夜舉辦一個聖誕晚會,他邀我們小組演一齣短劇,你能不能幫忙寫一個劇本?」

「我不是說不要了嗎?」

「至於題材的話,他建議用《A Christmas Carol》這部小說自行改編,短劇的長度大概需要十五分鐘。」東尼豎起大拇指,微笑對著我說:「鄭醫師加油!像你那麼厲害的高手,一定行!」

「......」

我能說什麼呢?

能當上小組長果然不簡單啊!

於是我回家開始研究《A Christmas Carol》這部小說。

《A Christmas Carol》,中文翻為《聖誕頌歌》、或《小器財神》,乃大文豪狄更斯於 1843 年完成的短篇故事,故事裡的主角史古基 Scrooge 是一個寒酸老頭,除了錢之外什麼都當屁,神卻在一個聖誕夜裡讓他做了異夢,從此改變了史古基的生命,

迅速溫習了小說一遍之後,我閉起眼睛想像那寒酸老頭的樣子,突然想起幾年前在網路上瘋狂傳閱的「盪生哥傳奇」。

在這裡我就不多解釋盪生哥的故事了,有興趣的人請自己點閱連結(小心!一點進去很可能會花掉你一整天的時間!),總之盪生哥的故事實在太精彩了,而且小氣寒酸的程度絕對不下《聖誕頌歌》裡的老頭,於是我決定把改編故事的主角名字從史古基換成盪生哥。

盪生哥很盪生、很討厭,所有需要一個幽默的人來演。

我的小組裡,最好笑的人莫過於偉恩了。

偉恩是個麻醉科醫師,他的臉上總是掛著一抹「嘿嘿嘿我剛才偷偷做壞事了」的那種頑皮邪惡笑容,平時就算不說話也很容易引人發噱,由他來演盪生哥最適合不過了。

於是我開始努力寫、用力寫。

不只偉醫師,小組裡的朋友全被我一一寫進劇本裡了。

外表無辜的愛咪媽非常適合演倒楣員工、走路有霸氣的瑞媽則是完美的爆笑天使、偉恩的姊姊也剛好扮演盪生哥的姊姊......

總之寫完後,我很滿意地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

但很快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

老天,盪生哥的台詞實在太多了!

幾乎每個場景都有他的出現,角色間的對白他也全部有分,這麼多台詞偉恩背得起來嗎?搞不好他讀完劇本就不爽演了咧。

果然,當小組長東尼把我的劇本轉寄給小組演員之後,偉恩第一個發表意見。

「這麼多台詞你是在開玩笑吧?對不起我很笨背不起來,請找別人演謝謝。」偉恩嘿嘿笑。

偉醫師 — 真不愧是我欣賞的狠腳色啊!就連阿沙力的拒絕風格都和我如此相似!也難怪老婆常說我們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只不過欣賞歸欣賞,問題是盪生哥誰來演啊!

「耶和華以勒」 — 那是聖經裡的一句名言,也就是耶和華神必預備的意思。

我想這句話不能說得更好。

雖然偉醫師很帥氣的拒絕了,但隔天牧師講道的題目正好是「服事的心」,講道時聖靈的感動猶如球棒一樣不停猛敲偉醫師的頭,害他禮拜還沒結束就直接投降了。

「好啦上帝對不起,我會好好演盪生哥的。」偉醫師無奈地嘆了口氣,拿起劇本開始背台詞。

於是就這樣。

聖誕夜的晚會,這部短劇便這麼順利演出落幕了。

以下我貼了短劇的劇本,不想讀的人可以直接跳到文章的底端看影片。


 

《聖誕頌歌》現代版

旁白:從前從前,有一個很摳很小氣的人,他的名字叫林蕩生,林蕩生真的非常蕩生,對人尖酸刻薄、小氣巴拉,在某一個聖誕夜,他和員工珊珊在公司上班。

(蕩生老闆和員工珊珊在桌前工作,珊珊冷得發抖,蕩生喝著熱茶看報紙)

珊珊:老闆你看,外面在下雪了。

蕩生:現在是冬天,冬天本來就會下雪,有什麼好看。

珊珊(不停搓手):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好冷。

蕩生:不會啊,我不冷。

珊珊(在手掌裡吹氣):老闆,我的手都快凍僵了,可不可以開一點點暖氣?

蕩生:當然不行,暖氣要用瓦斯,妳想付瓦斯費嗎?

珊珊:......不想。

蕩生:我也不想。

珊珊:那......(指向蕩生的茶)我也可以泡一杯熱茶嗎?

蕩生(喝一口茶):茶包要錢,熱水也要錢,你想付茶水錢嗎?

珊珊:......不想。

蕩生:我也不想。

珊珊:......

蕩生(又喝一口茶,舒服地啊了一聲):珊珊,人生本來就充滿了許多困難和挑戰,那是上帝賜我們的磨練,也是我們成長茁壯的機會,妳必須好好把握啊!你看看,才一點冷就受不了,將來妳要如何面對人生更大的困難和挑戰呢?

珊珊:可是我沒有......

蕩生:做人要堅強一點,不要一點點挫折就喊爹叫娘,更重要的是,現在是上班時間,請妳好好專心工作,不要拿上班時間來和老闆聊天。

珊珊:可是你自己......

蕩生(手指放在嘴唇上):噓噓噓噓噓噓 —

珊珊:我.......

蕩生:噓噓噓噓噓噓 —

(珊珊只好閉嘴繼續工作。這時候蕩生的姐姐走進來了)

姊姊:弟弟!珊珊!你們好!

珊珊:梁姊好!

蕩生:姊,妳怎麼來了?

梁姊:我來探望你們,因為明天是聖誕節啊!我來祝福你們,聖、誕、快、樂!

珊珊:梁姊,聖誕快樂!

蕩生:胡說八道,聖誕節就聖誕節,有什麼好快樂的。

梁姊:啊?你怎麼這麼說?

蕩生:不是嗎,就算是過聖誕節,妳們還是兩個窮光蛋,妳們有什麼權利快樂?妳們有什麼理由快樂?

梁姊:那你呢?你那麼有錢,有什麼權利不快樂?有什麼理由老擺一張臭臉?

珊珊(拍手):梁姊!說得好!

(蕩生用力瞪珊珊,珊珊趕緊低下頭)

梁姊:好啦,我們一起快快樂樂過聖誕節,不要生氣嘛。

蕩生:我就是要生氣,為什麼世界上的人都喜歡說聖誕快樂!我真的不懂,聖誕節有什麼好快樂,每次聖誕節一到,就有一大堆帳單要付,一大堆禮物要送,每過一次聖誕節我就窮了一點,老實告訴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最討厭的就是聖誕節了!

梁姊、珊珊(同聲):蕩生!

蕩生:好啦,姊妳可以走了,以後別再祝我聖誕快樂了。

梁姊:蕩生,這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像聖誕節就是啊!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也是一年裡最溫暖的日子,這一天每一個人都願意打開心胸、彼此祝福,全世界都成了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所以親愛的弟弟,雖然我不富有,雖然聖誕節很多瑣事,但我還是要向上帝大聲的說,謝謝上帝,謝謝耶穌,給我們一個這麼棒的節日!

珊珊(激動得站起來拍手):梁姊!說得太好了!

(蕩生又狠狠瞪了珊珊一眼,珊珊只好默默坐下)

蕩生:妳很會講話嘛,這麼會講話去當律師好了。

珊珊:梁姊,你拿這鞋盒是做什麼?

梁姊:這鞋盒裡裝了一些小玩具,是給教會的 Operation Shoebox,他們蒐集鞋盒後會帶去落後國家送給那裏的小朋友,你們要不要也送一個鞋盒呢?

珊珊:好啊!

蕩生:妳們是在開玩笑吧,小孩子不會餓死就好了,那麼多玩具幹什麼,你們這樣做只會寵壞他們,把他們變成溫室裡的花朵。

梁姊:好好好,你不想就算了,今天晚上我要帶小孩去報佳音,我們去你家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蕩生:拜託妳不要來,我不想送紅包。

梁姊:沒紅包也沒關係,我們去唱平安夜給你聽。

蕩生:不用謝謝,我習慣早睡,你別來吵我清夢。

梁姊:好吧,那明天晚上你來我家,我們一起吃晚餐過聖誕節好不好?

蕩生:不用了,不是告訴你我最討厭聖誕節嗎?

梁姊:可是你一個人.....

蕩生:我說不用了啦,再見!再見!再見!妳可以走了!

梁姊:蕩生!

蕩生:拜拜!拜拜!拜拜!拜拜!

梁姊:你......

蕩生:Sayonara!Adios!

梁姊(無可奈何看向珊珊):珊珊,你要不要帶妳的小孩一起過來?

珊珊:好啊!謝謝妳!

梁姊:好,明天見了,蕩生,希望你也能來喔!

蕩生:跟妳說我不會去了,妳快走啦!拜拜!

梁姊(靠近蕩生的耳朵):Merry Christmas!

蕩生(摀住耳朵):我聽不到!我聽不到!

梁姊(在蕩生耳邊喊):And Happy New Year!

蕩生(繼續摀著耳朵):啦啦啦啦啦啦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梁姊(搖了搖頭):珊珊,明天見!

珊珊:明天見!

***

旁白:蕩生回家以後,把門鎖起來,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過了聖誕夜。他睡到一半,突然被一陣柔和的白光驚醒。

(熟睡中的蕩生被嚇醒,看見一個女子,女子優美的舞動雙手,猶如飛翔的白鳥)

蕩生:啊啊啊!妳......妳是誰?

天使(舞動雙手):不要怕,我是天使。

蕩生:妳是天使?

天使:沒錯,我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蕩生:原來是天使,嚇了我一跳,可是......我記得傳說中的天使長得非常美麗,為什麼妳......

天使(雙手停止舞動,將手插腰,露出很不爽的表情):我怎樣?你想死啊?

蕩生:......不不,哈哈是我搞錯了,我才剛睡醒沒看清楚,現在仔細一看,原來妳和傳說中一樣美麗,哈哈,不,妳簡直比傳說還妖豔動人!

天使:繼續啊。

蕩生:哈哈,我的意思是,為什麼神派天使來找我?難道我的陽壽已盡,上帝要接我的靈魂去天堂了嗎?

天使:第一,你還沒死,第二,就算你死了,也沒有上天堂的資格。

蕩生:什麼!為什麼我不能上天堂!我那麼虔誠,每個禮拜天都去教會,牧師講道那麼無聊我也從來沒有睡著,為什麼不能上天堂!

天使: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不過與其用嘴巴說,我想帶你去看一些人。

蕩生:去看誰?

天使:去看一些過去的人,現在的人,未來的人。

蕩生:過去、現在、未來?我們要穿越時空嗎?

天使:沒錯。

蕩生:這不就像電影回到未來 Back to the Future 的情節一樣,妳這樣抄襲別人的電影會不會被告?

(天使瞪了蕩生一眼,轉身就走,蕩生趕緊跟在天使後面)

蕩生:如果侵犯版權被告,我一毛錢都不會付喔!......喂妳等等我啦!


***

旁白:天使帶著盪生走了一陣,他們來到一個學校

(天使帶著蕩生走進舞台,一個男孩孤單坐在地上)

蕩生:咦,這裡是......我記得這裡是......

天使:你記得這個男孩嗎?

蕩生:當然記得,那就是我。小時候我爸爸工作很忙,常常很晚才來接我,我總是一個人孤孤單單在教室裡等他。

天使:嗯,你確定你總是一個人嗎?

(這時教室的門打開,一個女孩走進來)

蕩生:啊對了,是姊姊!姊姊怕我一個人孤單,常跑來帶我回家!

(小姊姊走到男孩旁邊,蹲下來抱了抱男孩)

小姊姊:弟弟,別哭,姊姊來接你了。

小男孩:姊姊!(抱住姊姊)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小姊姊:可以啊,姊姊陪你回家,對了,明天是聖誕節,姊姊有一個禮物給你。

小男孩(又驚又喜):什麼禮物?

小姊姊(拿出十元鈔票):這是姊姊存的錢,送給你。

小男孩:哇!姊姊,妳……

小姊姊:把錢收好,回家以後姊姊唱聖誕歌給你聽好不好?

小男孩:好啊!我最喜歡聽姊姊唱歌了!

(小姊姊牽著小男孩的手,慢慢走回家)

天使:你姊姊長得又瘦又矮,好像風一吹就會被飛走呢。

蕩生:她雖然瘦小,可是她卻有全世界最巨大的愛心。

天使:最巨大的愛心?哈哈,就因為一張十元鈔票?

蕩生(有點激動):妳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姊姊說過,這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雖然只是十塊錢,但那是姊姊努力洗碗、洗衣服、做家事,辛辛苦苦存了好幾個月才存到的錢,我一直捨不得花掉,我......我......(哽咽)

天使:原來你都還記得。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蕩生(偷偷擦掉眼淚):......

天使:別哭了,我帶你去看第二個人。


***

旁白:天使帶蕩生又繼續走,這次他們走到一個人的家裡,原來是蕩生的員工珊珊家。珊珊是一個單親媽媽,聖誕夜和她孩子一起過。

(天使和蕩生走了過來,看見珊珊和她的女兒坐在一起看書,珊珊咳了咳幾聲)

蕩生(走到珊珊旁邊):珊珊!

天使:她看不見你。

蕩生(伸手在她面前揮來揮去):珊珊!珊珊!她真的看不見我耶!

(天使把蕩生拉走,兩人站在一旁看)

珊珊:琪琪,你喜歡嗎咪讀的故事嗎,咳咳?

琪琪:喜歡啊。媽咪,你為什麼咳嗽?

珊珊:沒什麼,工作的地方太冷了,喉嚨有一點痛。

蕩生:什麼,這樣就感冒了,這女人也太沒用了!

琪琪:媽咪,你沒事吧?

珊珊:媽媽沒事,過幾天就好了,咳咳。明天我們一起去梁阿姨家玩,好不好?

琪琪:太好了!媽咪好久沒陪我玩了。

珊珊:是嗎?

琪琪:媽咪每天都工作到好晚,每個假日都要工作,為什麼你的老闆那麼壞心,都不讓媽媽休息呢?

珊珊(苦笑):他.....唉......

琪琪:我們幫媽咪的老闆禱告,讓他不要繼續當壞人,求主耶穌讓他當好人,好不好?

珊珊:好啊。

(珊珊微笑,抱著女兒兩個慢慢睡著了)

蕩生:哇這個臭小鬼,竟然說我是壞人,小心我放個屁臭死你!(轉頭看看珊珊,再看向天使)天使小姐,珊珊沒事吧?感冒應該幾天就會好了吧?

天使:老實告訴你,珊珊很快就要死了。

蕩生(嚇一跳):妳說什麼?

天使:她這幾年實在太辛苦了,一個人要扶養女兒,每天工作又這麼勞累,她身體的抵抗力已經很虛弱了,沒有好好休息的話,這次的生病將會拖得很久,幾個月後就會染上肺炎而去世。

蕩生:妳......這......怎麼會這樣!

天使:我沒有騙你。

盪生(指著天使):妳......妳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琪琪只有這個媽媽,如果你殺了珊珊,那她的女兒怎麼辦?

天使(聳聳肩):第一,珊珊不是我殺的,是因為她生病你不讓她休息。第二,琪琪不會有事,政府會照顧她,幫她找一個新的領養家庭。

蕩生:這......這......那不一樣啊!一個沒有感情的領養家庭,怎麼和親生媽媽相比!琪琪也太可憐了吧!

天使:你跟我說有什麼用?而且你自己不是說過,小孩子只要不餓死就好了,我們不能把他們寵壞,讓他們變成溫室的花朵嗎?

蕩生:這......我......

天使:別吵了,我們還要去看最後一個地方(拉著蕩生往外走,蕩生一直很擔心地看著珊珊和琪琪)


***

旁白:天使帶著蕩生繼續走,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墓園。

蕩生:這......這裡是......

天使:這是一個墓園,你看(指向一個墓碑)。

蕩生:這是......這是珊珊的墳墓嗎!珊珊!珊珊妳真的死了嗎?

(震驚地跪下抓住墳墓)

蕩生:珊珊你好可憐!不是我害死妳的,妳看看妳的兇手,就在這裡!(指向天使)就是這個很像流氓的天使!妳要找她報仇,不要來找我啊!

天使:起來啦,有人來了。

(有一對夫妻走過來,天使把蕩生往後拉,兩人站在墳墓旁邊聽他們說話)

先生:咦,你看這個墳墓。

太太:你知道他?

先生:我知道啊,他死得好慘。在報紙上有出現啊。

太太:啊!我好像有印象!

先生:這個人在家裡過世,但是死了好幾天都沒人發現,過了好久以後,有路人聞到惡臭才叫警察,警察來的時候,他的屍體早被老鼠咬得慘不忍睹,整個頭和身體都分開了。

太太:好噁心喔!為什麼都沒人發現?

先生:聽說他姊姊剛好全家出門旅行,他的員工好像也生病了。

太太:那他朋友呢?

先生:他沒有朋友啊,據說他待人尖酸刻薄,又小氣又寒酸,活著的時候從不關心任何人,他死了自然也沒任何人關心他。

太太:好慘喔。

先生:你知道他的喪禮有幾個人參加嗎?

太太:幾個人?

先生:三個人。

太太:三個人?

先生:就他姊姊,他的員工,還有主持喪禮的牧師。

太太:天啊,也太冷清了吧!

先生:報紙上說,喪禮到一半時牧師還差點暈倒,連喪禮都差點無法舉行下去耶。

太太:為什麼牧師差點暈倒?

先生:因為這個人的遺體實在被老鼠損壞的太厲害了,雖然遺體整容師很努力為他修補,但補完後看起來還是坑坑洞洞,像個科學怪人,牧師說他從沒看過那麼可怕的遺容。

太太:好恐怖!你不要再說了啦!

先生:好啦,不過你知道最諷刺的地方是什麼嗎?據說他是一個基督徒耶。

太太:基督徒?

先生:難以置信吧?這種冷血的傢伙竟然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真是丟臉死了。

太太(嘆了口氣,輕輕將一朵花放在墳墓前):唉,這可憐的人,希望神能憐憫你,讓你的靈魂得到安息。

(兩人慢慢走遠)

蕩生:他們......他們到底是在說誰?聽起來不像是珊珊啊,他們......他們到底是在說誰?

天使:你自己看。

盪生(顫抖走到墳前,仔細一看,發出一聲慘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裡寫林盪生!這裡寫林盪生啊!

(天使緩緩點頭)

盪生:我不要啊!我不要被老鼠咬!我不要頭和身體分開!我不要下地獄啊!美麗的天使小姐,妳一定要救救我!

天使:你要我做什麼?

盪生:求求你把這個墳墓的名字抹去!求求你給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天使:你自己的未來,你要自己負責。今天晚上所看到的一切,希望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天使慢慢走遠,盪生卻在地上動彈不得)

盪生:天使小姐,妳別走啊!救救我啊!


***

旁白:天使消失了以後,盪生哥也昏倒了。等他醒過來以後,發現他躺在自己家裡的床上。

盪生(慢慢醒來):咦?我......我還沒有死!沒有老鼠!我的頭還在!剛才......剛才只是作夢嗎?不,不是夢,我的手上還有瘀青,是剛才那個流氓天使留下的抓痕!

(趕緊跪下來禱告)

盪生:上帝,您的意思我懂了,從今天開始我會以最虔誠的心態過聖誕節,不,不只是聖誕節,我會把每一天都當成聖誕節,每一天都用最善良的心去對待每一個人,求求你將我的名字從那墳墓擦掉,求求你給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我......我......對了!

(跳了起來)

盪生:上帝,你等著看!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

旁白:在梁姊家,梁姊、梁哥、梁姊的孩子、珊珊、琪琪都在一起吃飯過聖誕夜)

珊珊(舉起杯子):梁哥,梁姊,謝謝你們邀請我們!祝大家聖誕快樂!

所有人(舉杯):聖誕快樂!

(每個人笑嘻嘻地互撞杯子)

梁姊:大家可以一起過聖誕節,真是太好了呢,可惜......可惜盪生都不肯來。

梁哥:妳還不死心啊,妳每年聖誕節都邀他來,都已經快三十年了他還是沒有來過,別管他了啦。

珊珊:哈哈,你們猜盪生哥現在在做什麼?

梁哥:我猜他正抱著他的錢。

梁姊:我猜他正在睡覺。

珊珊:我猜,他正抱著他的錢在睡覺。

(大家大笑,突然門鈴響了)

梁哥:妳還有邀請誰嗎?

梁姊:沒有啊?

(梁姊皺眉去開門,發現竟然是盪生!)

盪生:姊,你們在吃飯嗎?

梁姊(震驚):盪生?你......你怎麼來了?你......

蕩生:我可以進來嗎?

梁姊:當……當然!快進來!快進來!

(梁姊拉著盪生進來,所有人都不可置信)

珊珊:老闆?

梁哥:盪生?

盪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我只是要說幾件事。

(拉了一張椅子,坐到珊珊對面)

盪生:首先是珊珊,我要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珊珊(很害怕):什麼事?老闆,拜託不要炒我魷魚!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盪生:妳生病了對不對?

珊珊(很緊張):不不,沒什麼,只是小感冒而已,幾天就好了,我可以去上班沒問題!

盪生:不,妳明天不用來了。

珊珊:什麼!老闆!我真的沒事,求求你不要這樣!

梁姊:弟,今天是聖誕節,你不要 —

盪生:不只明天,妳一整個月都不用來了,妳專心在家裡好好休息,別擔心,我薪水照樣付妳,你只要把身體養好就好了。

(所有人互看對方,說不出話)

盪生:等妳身體好了以後,再回來公司上班,到時候公司的暖氣妳想開多熱都隨便你,九十度、一百度,就算比夏威夷還熱都沒關係!還有熱茶飲料也是,你愛喝多少就喝多少,統統不用錢!

珊珊:老闆,你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耶?

盪生:喔對了,還有年終獎金,妳幫我工作那麼久,我從來沒發給妳年終獎金、也從來沒為妳加薪,今年我會全部補妳,不但給妳一大筆年終獎金,也會給妳超級大加薪!

珊珊(轉頭看梁姊):梁姊,盪生哥生病了嗎?他是不是發高燒了?

梁姊(擔心的摸盪生額頭):好像沒有發燒,但感覺好像撞到頭了,妳趕快打 911!

珊珊(趕快拿出手機打電話):喂喂!911 你好,我需要一台救護車!我的老闆撞到頭了,好像有嚴重的腦出血,請你們快點......

(盪生將電話搶過來關掉)

盪生:妳們給我差不多一點,我沒有發燒,也沒有撞到頭!

梁姊:那......那你到底怎麼了?

珊珊:對啊,蕩生哥,你突然對我那麼好,難道你……難道你愛上我了嗎?

盪生:珊珊,妳雖然長得很可愛,但是我沒有愛上你,我的改變,其實是因為昨天坐了一個夢。

梁姊:夢?

盪生:那是神給我的一個夢,夢裡有一個天使,那個天使簡直就像流氓一樣,一直逼我說她長得很好看,但是她帶我去看了一些很重要的人,學了一些很重要的功課。

(從旁邊拿起一個鞋盒,拿給梁姊)

盪生:耶訴說,我們白白得來,也要白白捨去,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這個道理。

梁姊:弟弟......你……這是送給小朋友的鞋盒嗎?

盪生:對啊,就是給 Operation Shoebox 的鞋盒,裡面裝滿了玩具,我車上還有我 20 盒,等一下再去搬。

(梁姊瞪著盪生,突然給他一個擁抱,珊珊和梁哥也過去抱著他們,其他兩個小朋友互相看了一眼,聳了聳肩,也笑著去抱住大人)

盪生:好了好了,我快不能呼吸了。

(大家笑著放開)

盪生:姊,昨天妳說要唱聖誕歌給我聽,我說不要,結果昨晚夢裡,我看見了妳小時候唱歌的樣子,真的好想念,我可不可以再聽一次?

梁姊:當然可以!

(所有人坐下,梁姊唱一次平安夜,最後所有人一起站起來唱)


-劇終-



 

 《聖誕頌歌》現代版影片:

 

 

最後我要感謝很多人。

感謝台下調整燈光音效的影音團隊。

感謝換幕時彈奏優美鋼琴旋律的溫蒂。

感謝打台詞、找應景背影的小組長夫人。

感謝搭架了三台攝影機並且剪接上傳的馬可斯。

感謝所有花好多時間背台詞的大演員小演員,你們的演出未免也太精采了。

最後,感謝神。

感謝祢 2014 的照顧,但願 2015 也飽滿祢的祝福.

 

 

鄭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