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聖誕節的前一個月,教會的小組長東尼跑來找我。

「鄭醫師,想拜託你一件事。」東尼拍拍我的肩膀。

「不要。」

「事情是這樣的。」

雖然我還沒聽完就一口拒絕了,東尼卻不理我繼續解釋:「牧師打算在聖誕夜舉辦一個聖誕晚會,他邀我們小組演一齣短劇,你能不能幫忙寫一個劇本?」

「我不是說不要了嗎?」

「至於題材的話,他建議用《A Christmas Carol》這部小說自行改編,短劇的長度大概需要十五分鐘。」東尼豎起大拇指,微笑對著我說:「鄭醫師加油!像你那麼厲害的高手,一定行!」

「......」

我能說什麼呢?

能當上小組長果然不簡單啊!

於是我回家開始研究《A Christmas Carol》這部小說。

《A Christmas Carol》,中文翻為《聖誕頌歌》、或《小器財神》,乃大文豪狄更斯於 1843 年完成的短篇故事,故事裡的主角史古基 Scrooge 是一個寒酸老頭,除了錢之外什麼都當屁,神卻在一個聖誕夜裡讓他做了異夢,從此改變了史古基的生命,

迅速溫習了小說一遍之後,我閉起眼睛想像那寒酸老頭的樣子,突然想起幾年前在網路上瘋狂傳閱的「盪生哥傳奇」。

在這裡我就不多解釋盪生哥的故事了,有興趣的人請自己點閱連結(小心!一點進去很可能會花掉你一整天的時間!),總之盪生哥的故事實在太精彩了,而且小氣寒酸的程度絕對不下《聖誕頌歌》裡的老頭,於是我決定把改編故事的主角名字從史古基換成盪生哥。

盪生哥很盪生、很討厭,所有需要一個幽默的人來演。

我的小組裡,最好笑的人莫過於偉恩了。

偉恩是個麻醉科醫師,他的臉上總是掛著一抹「嘿嘿嘿我剛才偷偷做壞事了」的那種頑皮邪惡笑容,平時就算不說話也很容易引人發噱,由他來演盪生哥最適合不過了。

於是我開始努力寫、用力寫。

不只偉醫師,小組裡的朋友全被我一一寫進劇本裡了。

外表無辜的愛咪媽非常適合演倒楣員工、走路有霸氣的瑞媽則是完美的爆笑天使、偉恩的姊姊也剛好扮演盪生哥的姊姊......

總之寫完後,我很滿意地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

但很快我發現了一個問題 —

老天,盪生哥的台詞實在太多了!

幾乎每個場景都有他的出現,角色間的對白他也全部有分,這麼多台詞偉恩背得起來嗎?搞不好他讀完劇本就不爽演了咧。

果然,當小組長東尼把我的劇本轉寄給小組演員之後,偉恩第一個發表意見。

「這麼多台詞你是在開玩笑吧?對不起我很笨背不起來,請找別人演謝謝。」偉恩嘿嘿笑。

偉醫師 — 真不愧是我欣賞的狠腳色啊!就連阿沙力的拒絕風格都和我如此相似!也難怪老婆常說我們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只不過欣賞歸欣賞,問題是盪生哥誰來演啊!

「耶和華以勒」 — 那是聖經裡的一句名言,也就是耶和華神必預備的意思。

我想這句話不能說得更好。

雖然偉醫師很帥氣的拒絕了,但隔天牧師講道的題目正好是「服事的心」,講道時聖靈的感動猶如球棒一樣不停猛敲偉醫師的頭,害他禮拜還沒結束就直接投降了。

「好啦上帝對不起,我會好好演盪生哥的。」偉醫師無奈地嘆了口氣,拿起劇本開始背台詞。

於是就這樣。

聖誕夜的晚會,這部短劇便這麼順利演出落幕了。

以下我貼了短劇的劇本,不想讀的人可以直接跳到文章的底端看影片。


 

《聖誕頌歌》現代版

旁白:從前從前,有一個很摳很小氣的人,他的名字叫林蕩生,林蕩生真的非常蕩生,對人尖酸刻薄、小氣巴拉,在某一個聖誕夜,他和員工珊珊在公司上班。

(蕩生老闆和員工珊珊在桌前工作,珊珊冷得發抖,蕩生喝著熱茶看報紙)

珊珊:老闆你看,外面在下雪了。

蕩生:現在是冬天,冬天本來就會下雪,有什麼好看。

珊珊(不停搓手):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好冷。

蕩生:不會啊,我不冷。

珊珊(在手掌裡吹氣):老闆,我的手都快凍僵了,可不可以開一點點暖氣?

蕩生:當然不行,暖氣要用瓦斯,妳想付瓦斯費嗎?

珊珊:......不想。

蕩生:我也不想。

珊珊:那......(指向蕩生的茶)我也可以泡一杯熱茶嗎?

蕩生(喝一口茶):茶包要錢,熱水也要錢,你想付茶水錢嗎?

珊珊:......不想。

蕩生:我也不想。

珊珊:......

蕩生(又喝一口茶,舒服地啊了一聲):珊珊,人生本來就充滿了許多困難和挑戰,那是上帝賜我們的磨練,也是我們成長茁壯的機會,妳必須好好把握啊!你看看,才一點冷就受不了,將來妳要如何面對人生更大的困難和挑戰呢?

珊珊:可是我沒有......

蕩生:做人要堅強一點,不要一點點挫折就喊爹叫娘,更重要的是,現在是上班時間,請妳好好專心工作,不要拿上班時間來和老闆聊天。

珊珊:可是你自己......

蕩生(手指放在嘴唇上):噓噓噓噓噓噓 —

珊珊:我.......

蕩生:噓噓噓噓噓噓 —

(珊珊只好閉嘴繼續工作。這時候蕩生的姐姐走進來了)

姊姊:弟弟!珊珊!你們好!

珊珊:梁姊好!

蕩生:姊,妳怎麼來了?

梁姊:我來探望你們,因為明天是聖誕節啊!我來祝福你們,聖、誕、快、樂!

珊珊:梁姊,聖誕快樂!

蕩生:胡說八道,聖誕節就聖誕節,有什麼好快樂的。

梁姊:啊?你怎麼這麼說?

蕩生:不是嗎,就算是過聖誕節,妳們還是兩個窮光蛋,妳們有什麼權利快樂?妳們有什麼理由快樂?

梁姊:那你呢?你那麼有錢,有什麼權利不快樂?有什麼理由老擺一張臭臉?

珊珊(拍手):梁姊!說得好!

(蕩生用力瞪珊珊,珊珊趕緊低下頭)

梁姊:好啦,我們一起快快樂樂過聖誕節,不要生氣嘛。

蕩生:我就是要生氣,為什麼世界上的人都喜歡說聖誕快樂!我真的不懂,聖誕節有什麼好快樂,每次聖誕節一到,就有一大堆帳單要付,一大堆禮物要送,每過一次聖誕節我就窮了一點,老實告訴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最討厭的就是聖誕節了!

梁姊、珊珊(同聲):蕩生!

蕩生:好啦,姊妳可以走了,以後別再祝我聖誕快樂了。

梁姊:蕩生,這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像聖誕節就是啊!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也是一年裡最溫暖的日子,這一天每一個人都願意打開心胸、彼此祝福,全世界都成了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所以親愛的弟弟,雖然我不富有,雖然聖誕節很多瑣事,但我還是要向上帝大聲的說,謝謝上帝,謝謝耶穌,給我們一個這麼棒的節日!

珊珊(激動得站起來拍手):梁姊!說得太好了!

(蕩生又狠狠瞪了珊珊一眼,珊珊只好默默坐下)

蕩生:妳很會講話嘛,這麼會講話去當律師好了。

珊珊:梁姊,你拿這鞋盒是做什麼?

梁姊:這鞋盒裡裝了一些小玩具,是給教會的 Operation Shoebox,他們蒐集鞋盒後會帶去落後國家送給那裏的小朋友,你們要不要也送一個鞋盒呢?

珊珊:好啊!

蕩生:妳們是在開玩笑吧,小孩子不會餓死就好了,那麼多玩具幹什麼,你們這樣做只會寵壞他們,把他們變成溫室裡的花朵。

梁姊:好好好,你不想就算了,今天晚上我要帶小孩去報佳音,我們去你家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蕩生:拜託妳不要來,我不想送紅包。

梁姊:沒紅包也沒關係,我們去唱平安夜給你聽。

蕩生:不用謝謝,我習慣早睡,你別來吵我清夢。

梁姊:好吧,那明天晚上你來我家,我們一起吃晚餐過聖誕節好不好?

蕩生:不用了,不是告訴你我最討厭聖誕節嗎?

梁姊:可是你一個人.....

蕩生:我說不用了啦,再見!再見!再見!妳可以走了!

梁姊:蕩生!

蕩生:拜拜!拜拜!拜拜!拜拜!

梁姊:你......

蕩生:Sayonara!Adios!

梁姊(無可奈何看向珊珊):珊珊,你要不要帶妳的小孩一起過來?

珊珊:好啊!謝謝妳!

梁姊:好,明天見了,蕩生,希望你也能來喔!

蕩生:跟妳說我不會去了,妳快走啦!拜拜!

梁姊(靠近蕩生的耳朵):Merry Christmas!

蕩生(摀住耳朵):我聽不到!我聽不到!

梁姊(在蕩生耳邊喊):And Happy New Year!

蕩生(繼續摀著耳朵):啦啦啦啦啦啦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梁姊(搖了搖頭):珊珊,明天見!

珊珊:明天見!

***

旁白:蕩生回家以後,把門鎖起來,一個人孤孤單單地過了聖誕夜。他睡到一半,突然被一陣柔和的白光驚醒。

(熟睡中的蕩生被嚇醒,看見一個女子,女子優美的舞動雙手,猶如飛翔的白鳥)

蕩生:啊啊啊!妳......妳是誰?

天使(舞動雙手):不要怕,我是天使。

蕩生:妳是天使?

天使:沒錯,我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蕩生:原來是天使,嚇了我一跳,可是......我記得傳說中的天使長得非常美麗,為什麼妳......

天使(雙手停止舞動,將手插腰,露出很不爽的表情):我怎樣?你想死啊?

蕩生:......不不,哈哈是我搞錯了,我才剛睡醒沒看清楚,現在仔細一看,原來妳和傳說中一樣美麗,哈哈,不,妳簡直比傳說還妖豔動人!

天使:繼續啊。

蕩生:哈哈,我的意思是,為什麼神派天使來找我?難道我的陽壽已盡,上帝要接我的靈魂去天堂了嗎?

天使:第一,你還沒死,第二,就算你死了,也沒有上天堂的資格。

蕩生:什麼!為什麼我不能上天堂!我那麼虔誠,每個禮拜天都去教會,牧師講道那麼無聊我也從來沒有睡著,為什麼不能上天堂!

天使: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不過與其用嘴巴說,我想帶你去看一些人。

蕩生:去看誰?

天使:去看一些過去的人,現在的人,未來的人。

蕩生:過去、現在、未來?我們要穿越時空嗎?

天使:沒錯。

蕩生:這不就像電影回到未來 Back to the Future 的情節一樣,妳這樣抄襲別人的電影會不會被告?

(天使瞪了蕩生一眼,轉身就走,蕩生趕緊跟在天使後面)

蕩生:如果侵犯版權被告,我一毛錢都不會付喔!......喂妳等等我啦!


***

旁白:天使帶著盪生走了一陣,他們來到一個學校

(天使帶著蕩生走進舞台,一個男孩孤單坐在地上)

蕩生:咦,這裡是......我記得這裡是......

天使:你記得這個男孩嗎?

蕩生:當然記得,那就是我。小時候我爸爸工作很忙,常常很晚才來接我,我總是一個人孤孤單單在教室裡等他。

天使:嗯,你確定你總是一個人嗎?

(這時教室的門打開,一個女孩走進來)

蕩生:啊對了,是姊姊!姊姊怕我一個人孤單,常跑來帶我回家!

(小姊姊走到男孩旁邊,蹲下來抱了抱男孩)

小姊姊:弟弟,別哭,姊姊來接你了。

小男孩:姊姊!(抱住姊姊)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小姊姊:可以啊,姊姊陪你回家,對了,明天是聖誕節,姊姊有一個禮物給你。

小男孩(又驚又喜):什麼禮物?

小姊姊(拿出十元鈔票):這是姊姊存的錢,送給你。

小男孩:哇!姊姊,妳……

小姊姊:把錢收好,回家以後姊姊唱聖誕歌給你聽好不好?

小男孩:好啊!我最喜歡聽姊姊唱歌了!

(小姊姊牽著小男孩的手,慢慢走回家)

天使:你姊姊長得又瘦又矮,好像風一吹就會被飛走呢。

蕩生:她雖然瘦小,可是她卻有全世界最巨大的愛心。

天使:最巨大的愛心?哈哈,就因為一張十元鈔票?

蕩生(有點激動):妳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姊姊說過,這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雖然只是十塊錢,但那是姊姊努力洗碗、洗衣服、做家事,辛辛苦苦存了好幾個月才存到的錢,我一直捨不得花掉,我......我......(哽咽)

天使:原來你都還記得。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蕩生(偷偷擦掉眼淚):......

天使:別哭了,我帶你去看第二個人。


***

旁白:天使帶蕩生又繼續走,這次他們走到一個人的家裡,原來是蕩生的員工珊珊家。珊珊是一個單親媽媽,聖誕夜和她孩子一起過。

(天使和蕩生走了過來,看見珊珊和她的女兒坐在一起看書,珊珊咳了咳幾聲)

蕩生(走到珊珊旁邊):珊珊!

天使:她看不見你。

蕩生(伸手在她面前揮來揮去):珊珊!珊珊!她真的看不見我耶!

(天使把蕩生拉走,兩人站在一旁看)

珊珊:琪琪,你喜歡嗎咪讀的故事嗎,咳咳?

琪琪:喜歡啊。媽咪,你為什麼咳嗽?

珊珊:沒什麼,工作的地方太冷了,喉嚨有一點痛。

蕩生:什麼,這樣就感冒了,這女人也太沒用了!

琪琪:媽咪,你沒事吧?

珊珊:媽媽沒事,過幾天就好了,咳咳。明天我們一起去梁阿姨家玩,好不好?

琪琪:太好了!媽咪好久沒陪我玩了。

珊珊:是嗎?

琪琪:媽咪每天都工作到好晚,每個假日都要工作,為什麼你的老闆那麼壞心,都不讓媽媽休息呢?

珊珊(苦笑):他.....唉......

琪琪:我們幫媽咪的老闆禱告,讓他不要繼續當壞人,求主耶穌讓他當好人,好不好?

珊珊:好啊。

(珊珊微笑,抱著女兒兩個慢慢睡著了)

蕩生:哇這個臭小鬼,竟然說我是壞人,小心我放個屁臭死你!(轉頭看看珊珊,再看向天使)天使小姐,珊珊沒事吧?感冒應該幾天就會好了吧?

天使:老實告訴你,珊珊很快就要死了。

蕩生(嚇一跳):妳說什麼?

天使:她這幾年實在太辛苦了,一個人要扶養女兒,每天工作又這麼勞累,她身體的抵抗力已經很虛弱了,沒有好好休息的話,這次的生病將會拖得很久,幾個月後就會染上肺炎而去世。

蕩生:妳......這......怎麼會這樣!

天使:我沒有騙你。

盪生(指著天使):妳......妳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琪琪只有這個媽媽,如果你殺了珊珊,那她的女兒怎麼辦?

天使(聳聳肩):第一,珊珊不是我殺的,是因為她生病你不讓她休息。第二,琪琪不會有事,政府會照顧她,幫她找一個新的領養家庭。

蕩生:這......這......那不一樣啊!一個沒有感情的領養家庭,怎麼和親生媽媽相比!琪琪也太可憐了吧!

天使:你跟我說有什麼用?而且你自己不是說過,小孩子只要不餓死就好了,我們不能把他們寵壞,讓他們變成溫室的花朵嗎?

蕩生:這......我......

天使:別吵了,我們還要去看最後一個地方(拉著蕩生往外走,蕩生一直很擔心地看著珊珊和琪琪)


***

旁白:天使帶著蕩生繼續走,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墓園。

蕩生:這......這裡是......

天使:這是一個墓園,你看(指向一個墓碑)。

蕩生:這是......這是珊珊的墳墓嗎!珊珊!珊珊妳真的死了嗎?

(震驚地跪下抓住墳墓)

蕩生:珊珊你好可憐!不是我害死妳的,妳看看妳的兇手,就在這裡!(指向天使)就是這個很像流氓的天使!妳要找她報仇,不要來找我啊!

天使:起來啦,有人來了。

(有一對夫妻走過來,天使把蕩生往後拉,兩人站在墳墓旁邊聽他們說話)

先生:咦,你看這個墳墓。

太太:你知道他?

先生:我知道啊,他死得好慘。在報紙上有出現啊。

太太:啊!我好像有印象!

先生:這個人在家裡過世,但是死了好幾天都沒人發現,過了好久以後,有路人聞到惡臭才叫警察,警察來的時候,他的屍體早被老鼠咬得慘不忍睹,整個頭和身體都分開了。

太太:好噁心喔!為什麼都沒人發現?

先生:聽說他姊姊剛好全家出門旅行,他的員工好像也生病了。

太太:那他朋友呢?

先生:他沒有朋友啊,據說他待人尖酸刻薄,又小氣又寒酸,活著的時候從不關心任何人,他死了自然也沒任何人關心他。

太太:好慘喔。

先生:你知道他的喪禮有幾個人參加嗎?

太太:幾個人?

先生:三個人。

太太:三個人?

先生:就他姊姊,他的員工,還有主持喪禮的牧師。

太太:天啊,也太冷清了吧!

先生:報紙上說,喪禮到一半時牧師還差點暈倒,連喪禮都差點無法舉行下去耶。

太太:為什麼牧師差點暈倒?

先生:因為這個人的遺體實在被老鼠損壞的太厲害了,雖然遺體整容師很努力為他修補,但補完後看起來還是坑坑洞洞,像個科學怪人,牧師說他從沒看過那麼可怕的遺容。

太太:好恐怖!你不要再說了啦!

先生:好啦,不過你知道最諷刺的地方是什麼嗎?據說他是一個基督徒耶。

太太:基督徒?

先生:難以置信吧?這種冷血的傢伙竟然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真是丟臉死了。

太太(嘆了口氣,輕輕將一朵花放在墳墓前):唉,這可憐的人,希望神能憐憫你,讓你的靈魂得到安息。

(兩人慢慢走遠)

蕩生:他們......他們到底是在說誰?聽起來不像是珊珊啊,他們......他們到底是在說誰?

天使:你自己看。

盪生(顫抖走到墳前,仔細一看,發出一聲慘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裡寫林盪生!這裡寫林盪生啊!

(天使緩緩點頭)

盪生:我不要啊!我不要被老鼠咬!我不要頭和身體分開!我不要下地獄啊!美麗的天使小姐,妳一定要救救我!

天使:你要我做什麼?

盪生:求求你把這個墳墓的名字抹去!求求你給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天使:你自己的未來,你要自己負責。今天晚上所看到的一切,希望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天使慢慢走遠,盪生卻在地上動彈不得)

盪生:天使小姐,妳別走啊!救救我啊!


***

旁白:天使消失了以後,盪生哥也昏倒了。等他醒過來以後,發現他躺在自己家裡的床上。

盪生(慢慢醒來):咦?我......我還沒有死!沒有老鼠!我的頭還在!剛才......剛才只是作夢嗎?不,不是夢,我的手上還有瘀青,是剛才那個流氓天使留下的抓痕!

(趕緊跪下來禱告)

盪生:上帝,您的意思我懂了,從今天開始我會以最虔誠的心態過聖誕節,不,不只是聖誕節,我會把每一天都當成聖誕節,每一天都用最善良的心去對待每一個人,求求你將我的名字從那墳墓擦掉,求求你給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我......我......對了!

(跳了起來)

盪生:上帝,你等著看!我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

旁白:在梁姊家,梁姊、梁哥、梁姊的孩子、珊珊、琪琪都在一起吃飯過聖誕夜)

珊珊(舉起杯子):梁哥,梁姊,謝謝你們邀請我們!祝大家聖誕快樂!

所有人(舉杯):聖誕快樂!

(每個人笑嘻嘻地互撞杯子)

梁姊:大家可以一起過聖誕節,真是太好了呢,可惜......可惜盪生都不肯來。

梁哥:妳還不死心啊,妳每年聖誕節都邀他來,都已經快三十年了他還是沒有來過,別管他了啦。

珊珊:哈哈,你們猜盪生哥現在在做什麼?

梁哥:我猜他正抱著他的錢。

梁姊:我猜他正在睡覺。

珊珊:我猜,他正抱著他的錢在睡覺。

(大家大笑,突然門鈴響了)

梁哥:妳還有邀請誰嗎?

梁姊:沒有啊?

(梁姊皺眉去開門,發現竟然是盪生!)

盪生:姊,你們在吃飯嗎?

梁姊(震驚):盪生?你......你怎麼來了?你......

蕩生:我可以進來嗎?

梁姊:當……當然!快進來!快進來!

(梁姊拉著盪生進來,所有人都不可置信)

珊珊:老闆?

梁哥:盪生?

盪生:不好意思打擾你們,我只是要說幾件事。

(拉了一張椅子,坐到珊珊對面)

盪生:首先是珊珊,我要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珊珊(很害怕):什麼事?老闆,拜託不要炒我魷魚!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盪生:妳生病了對不對?

珊珊(很緊張):不不,沒什麼,只是小感冒而已,幾天就好了,我可以去上班沒問題!

盪生:不,妳明天不用來了。

珊珊:什麼!老闆!我真的沒事,求求你不要這樣!

梁姊:弟,今天是聖誕節,你不要 —

盪生:不只明天,妳一整個月都不用來了,妳專心在家裡好好休息,別擔心,我薪水照樣付妳,你只要把身體養好就好了。

(所有人互看對方,說不出話)

盪生:等妳身體好了以後,再回來公司上班,到時候公司的暖氣妳想開多熱都隨便你,九十度、一百度,就算比夏威夷還熱都沒關係!還有熱茶飲料也是,你愛喝多少就喝多少,統統不用錢!

珊珊:老闆,你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耶?

盪生:喔對了,還有年終獎金,妳幫我工作那麼久,我從來沒發給妳年終獎金、也從來沒為妳加薪,今年我會全部補妳,不但給妳一大筆年終獎金,也會給妳超級大加薪!

珊珊(轉頭看梁姊):梁姊,盪生哥生病了嗎?他是不是發高燒了?

梁姊(擔心的摸盪生額頭):好像沒有發燒,但感覺好像撞到頭了,妳趕快打 911!

珊珊(趕快拿出手機打電話):喂喂!911 你好,我需要一台救護車!我的老闆撞到頭了,好像有嚴重的腦出血,請你們快點......

(盪生將電話搶過來關掉)

盪生:妳們給我差不多一點,我沒有發燒,也沒有撞到頭!

梁姊:那......那你到底怎麼了?

珊珊:對啊,蕩生哥,你突然對我那麼好,難道你……難道你愛上我了嗎?

盪生:珊珊,妳雖然長得很可愛,但是我沒有愛上你,我的改變,其實是因為昨天坐了一個夢。

梁姊:夢?

盪生:那是神給我的一個夢,夢裡有一個天使,那個天使簡直就像流氓一樣,一直逼我說她長得很好看,但是她帶我去看了一些很重要的人,學了一些很重要的功課。

(從旁邊拿起一個鞋盒,拿給梁姊)

盪生:耶訴說,我們白白得來,也要白白捨去,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這個道理。

梁姊:弟弟......你……這是送給小朋友的鞋盒嗎?

盪生:對啊,就是給 Operation Shoebox 的鞋盒,裡面裝滿了玩具,我車上還有我 20 盒,等一下再去搬。

(梁姊瞪著盪生,突然給他一個擁抱,珊珊和梁哥也過去抱著他們,其他兩個小朋友互相看了一眼,聳了聳肩,也笑著去抱住大人)

盪生:好了好了,我快不能呼吸了。

(大家笑著放開)

盪生:姊,昨天妳說要唱聖誕歌給我聽,我說不要,結果昨晚夢裡,我看見了妳小時候唱歌的樣子,真的好想念,我可不可以再聽一次?

梁姊:當然可以!

(所有人坐下,梁姊唱一次平安夜,最後所有人一起站起來唱)


-劇終-



 

 《聖誕頌歌》現代版影片:

 

 

最後我要感謝很多人。

感謝台下調整燈光音效的影音團隊。

感謝換幕時彈奏優美鋼琴旋律的溫蒂。

感謝打台詞、找應景背影的小組長夫人。

感謝搭架了三台攝影機並且剪接上傳的馬可斯。

感謝所有花好多時間背台詞的大演員小演員,你們的演出未免也太精采了。

最後,感謝神。

感謝祢 2014 的照顧,但願 2015 也飽滿祢的祝福.

 

 

鄭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我搬家了!

搬家的原因,是因為舊網誌平台 Blogger 很明顯被 Google 當垃圾一樣拋棄了,過去幾年不但完全沒有更新,連一些舊程式問題都沒解決,我每次一開 Blogger 就覺得自己來到一個核戰浩劫後的荒涼世界,好孤單好寂寞。

所以現在搬到痞客邦了。

痞客邦當然也常被網友訐譙,尤其是去年開始把廣告硬塞在每個部落格右上角的做法幾乎引起了暴動,但我想我能夠理解。

提供免費部落格的服務原本就很奇怪,通常是神經病才會想做的燒錢慈善事業,畢竟上百萬個部落格的伺候器需求量龐大得嚇人、部落格的廣告收入又少得可憐(本人我除了不小心之外從沒點過廣告),你看看連 Google 都放棄了 Blogger、Yahoo 也關掉了無名,老實說痞客邦能撐到現在我覺得非常神奇,想來若要長久經營下去,胡亂多塞些廣告恐怕也是無可奈何的妥協吧。

好,既然整個網誌砍掉重練,那當然要有一個新名字。

我花了十秒,很快就決定用「鄭劍」這筆名。

聽起來很帥、很酷、很厲害,但跟了我多年的老讀者一定知道,「劍」這字背後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啊哈哈哈!

不,不是英俊瀟灑「劍眉星眼」的劍,也不是文筆精彩「揮筆如劍」的劍,而是......「鄭醫師你真的很貝戈戈」的賤啊哈哈哈!

但我想來想去,覺得「鄭賤」這名字實在太難聽了,好歹我也是個社會專業人士,必須維護某種最低程度的醫師形象,所有還是選擇了帥氣一點的名字。

還有。

除了新名字外,新網誌還有一點不同,那就是把留言關掉啦!

我想這對大家都好。

從此以後,你們讀完爛文後便沒有按讚或留言的壓力了,我也不用假裝很有耐心地一一回覆留言,這就好比是一場沒有感情牽扯的肉體交易,你讀完文、辦完事就可以走了,不用特意留下來陪我過夜謝謝。

最後,多謝你們這些讀者。

不確定為什麼有人會喜歡這種亂七八糟的文章。

但是只要你們還在,我會努力一直寫下去。



鄭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