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情人節,教會的小組長東尼都會安排一次迷你旅遊,邀請小組裡的全體組員們一起參加。

旅遊的地點不定,時間通常兩至三天,以前就曾經去過 Channel Island、Palm Springs、San Diego 等等景點。

老實說我並不了解小組長東尼的邏輯。

為什麼情人節是一大票人一起出去玩呢?

情人節不是應該和親愛的老婆一起度過,先送朵漂亮的玫瑰,再吃頓浪漫的晚餐,最後再回家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嗎?

現在卻變成要和一大群金光四射的電燈泡一起過情人節,那不是很莫名其妙嗎?

沒辦法。

雖然我完全不懂,但小組裡每一對夫妻都興高采烈的報名參加,我也只好摸著鼻子默默陪老婆去了。

結果旅遊中的時候,我遇見一位叫 Tiffany 的牧師娘。

「鄭醫師,我有在看你的部落格。」牧師娘微笑。

「......哈哈。」

每次聽見有牧師等級的人物讀我下流的部落格,我的肛門就會忍不住一陣羞澀地收縮,畢竟這真的......非常尷尬啊!

「我覺得你有空可以多寫一點團契生活,讓你的讀者了解其實教會並不無聊,小組生活也是多采多姿啊!」

「喔......」

「還有你今天遇見倒楣的事情,寫下來也很有趣啊!」

「......」

牧師娘說得沒錯。

這次的旅遊確實令人難忘,以下記錄了一些漂亮風景的畫面、以及我超級衰小的遭遇,希望夠帶給您一點歡笑。

 

***

 

今年的目的地在 Thousand Oaks 附近,離爾灣大概一個多小時。 第一站,Paramount Ranch

 

 

 

Paramount Ranch 原本是一片遼闊的牧場,後來被好萊塢當成拍攝西部牛仔片的場景,現在還保留著一些電影中西部小鎮的建築物,供遊客參觀懷念美國早期蠻荒時代的味道。

地方不難找,但很快就出現問題了。

小組長東尼發下的行程表上寫得清清楚楚,大家約了早上十點在 Paramount Ranch 見面,結果老婆卻給我睡到十點才起床,慢牛厚屎尿地梳洗後也快十一點了。

「親愛的老婆,我們已經遲到了一個小時,開車還要再加一個小時,妳現在怎麼辦?」我看著老婆,嘆口氣問。

「沒關係......我們跳過第一站,直接往第二站出發!」

老婆真不愧是遲到大王,擁有非常豐富的遲到經驗,立刻做出了精確的判斷。

於是......我們就直接往第二站出發了。

 

***

 

第二站,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也曾經是一大片牧場,曾經住過西班牙和印地安的族群,後來被國家公園買下,現在變成供遊客郊遊爬山的景點。

抵達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了。

我們從車上下來,正好遇見剛從第一站過來的小組組員,於是大家找了一個樹蔭下吃午餐。

一群人中,我看見偉恩醫師也來。偉恩醫師我曾經在「聖誕頌歌」裡介紹過,就是演盪生哥的明星演員。

「喂,你怎麼沒去 Paramount Ranch?」偉醫師坐了下來。

「我老婆睡到十點才起床。」

「哈哈。」

「Paramount Ranch 好玩嗎?」我好奇問。

「無聊死了,只有一堆破破爛爛的建築物,蓋在一片鳥不生蛋的地方,你沒去實在太聰明了。」

「......」

有時候我覺得,和偉醫師聊天,簡直就像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話一樣有默契啊。

 

 

野餐後開始爬山,不經意在路旁看見了這牌子。

如果你看不懂英文,這牌子警告你附近有美洲獅的出沒,而且還寫了六項遇見美洲獅時的貼心小叮嚀。

  • 別蹲下
  • 別逃跑
  • 抱起身旁的小孩,讓你的身體看起來更巨大
  • 別靠近
  • 抬頭挺胸、伸長雙手,讓你的身體看起來更巨大
  • 大聲喊叫嚇走牠

雖說是專家的建議,乍看之下這幾項小叮嚀聽起來都頗有道理,只不過對於三點我有點懷疑。

抱起小孩,壯大自己的體型而進一步嚇退獅子?

這真的有用嗎?

有誰在野外做過這種實驗?

難道獅子不會覺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嗎?

萬一,我是說萬一,如果獅子還是硬衝過來的話,那麼抱著小孩的父母會不會有一種......

把小孩往獅子丟過去的衝動?

「哈哈哈!」

老婆聽了哈哈大笑,轉頭看向兩個小鬼:「爸爸說如果獅子來的話,他要把你們抱起來丟給獅子耶!」

「爸爸!」女兒揍了我一拳。

「哈哈!」兒子也笑了出來,隨即用這種眼神看我。

 想把我們丟給獅子啊......

 

請問你,,真能忍心把長那麼帥的兒子丟過去嗎?

 

不忍心吧?

 

 

話說回來,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這公園雖然名字超級難唸,但風景確實挺美。

 

 

四處望去都是綠油油的一片,好像草原都快滴出綠汁了。

 

 

 

在一片綠野間逛了一會兒後,接著往旁邊的牧場出發。

 

***

 

第三站,Rocking K Horse Rentals.

這是一個龐大的養馬場,專門出租馬匹讓遊客在 Rancho Sierra Vista Satwiwa 的草原上騎馬遨遊。

由於我們的團契組員眾多,大人加上小孩共有四十多人,而且牛仔們選馬、牽馬、放馬鞍的過程很久,於是我們只好分成四批輪流出發。

第一組,是兒童組。

 
 
 

看著女兒這小不點坐在一匹大馬上,老實說還真有點放不下心,她的重量搞不好比馬鞍還輕咧!草原上的山風陣陣,真怕她騎著騎著一不小心就被風吹走了。

兒童組浩浩蕩蕩出發後,接下來第二批、第三批也慢吞吞地上馬。

此時小組組員們的個性就很明顯地區分出來了。

勤勞主動、力圖進取的人通常會排在前面、積極上馬,而個性散漫、懶惰隨和的人當然就很隨便的禮讓了,反正......

反正不趕時間嘛哈哈!

身為第二種人的極端典型,我自然是屬於最後一批才出發的第四組了,你看看這是不是最瀟灑的一組。

 
 

這是我的馬。

 

「老公!你的馬是白色的耶!」老婆笑嘻嘻的說:「你是白馬王子嗎?」

「哈哈。」

我當然不是童話中的王子,但很快我就發現......

這匹馬,也不是童話中的白馬。

不像其他馬匹乖乖排成一字型前進,這匹白馬偏偏就喜歡脫隊,寧願在一旁平行跟著隊伍也不要跟在其他馬的屁股後面。

這種倔強反骨的性格,老實說我很欣賞,所以也不在乎地任牠耍大牌,但領隊的嚮導可不高興了。

「先生!請把牠拉回隊伍!握住韁繩用力往右拉!」他吆喝。

「......」

我只好乖乖將牠拉回隊伍。

但是白馬瞪著前面搖擺的馬屁股,越看越不爽,很快又開始走歪。

「先生!別讓牠走歪!把牠拉回隊伍!」響導立刻大叫。

於是整趟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拉扯。

白馬越來越賭爛,我也不停向牠道歉。

「老大別生氣,我也不想一直拉你,畢竟你整天載客人那麼辛苦,不想跟在別人屁股後面也是人之常情......不,是馬之常情啊!」

我不停拍牠脖子說:「但是你的主人一直機機歪歪,我也沒有辦法,拜託你就委屈一下啦!」

「哼。」白馬從鼻子噴氣。

很快我就會發現,牠一點也不想原諒我。

 

 
 
 
 
 

山丘翻滾,天高地闊。

在絕美的大地間騎了約半小時後,我們在一片空地上稍作歇息。

嚮導將大家的馬聚在一起,替大家照相。

 

 

西斜的陽光暖暖照在臉上,一切有如電影裡的畫面。

 

 

然後...... 悲劇發生了。

以下沒有一絲誇張。

正當所有馬匹都乖乖站著休息的時候,我的白馬老大卻突然毫無預警地往前奔跑,直直衝往一棵大樹。

一棵大樹!

那棵樹的樹幹粗厚、枝葉茂密,忍無可忍的白馬老大就這麼載著我用力撞去。

當時事情發生得太快,旁邊的所有人都看呆了,沒人來得及照相,於是我上網隨便抓了幾個類似當時景況的影片:
 
 

 

雖然速度沒有影片裡的快,但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百分之一百是故意的,憤怒的白馬老大剛好可以從樹幹下方擠過牠的身體,但馬上的我就完全躲不掉了。

還記得即將撞上樹幹的前一刻,我在腦中迅速想出三個逃生的方法。

第一,我可以跳馬。

或許可以避過樹木的撞擊,但從這個高度跳下去,最壞的下場便是直接摔斷脖子,於是我立刻放棄了這項選擇。

第二,我可以身子前傾,緊貼馬的脖子減少樹幹的衝擊。

但很快就發現那也不行。

騎過馬的人應該記得,馬鞍的前方有一根鞍角,那是英文叫 Horn 的突起物:

 

 

看見了嗎?

所謂的 Horn ,是以前西部牛仔以繩子套住牛羊之後,將繩子的另一端綁在 Horn 上面,如此就可以牽著牛羊走。

 

 

有了那麼大一根鞍角卡在我的懶叫前方,我的身體自然無法往前趴下,於是只剩下最後一個閃躲的選擇了。

 

 

是的。

在那生死存亡的片刻,我整個身體往左後方翻倒,右肩朝上,就像 Matrix 裡以不可思議的姿勢躲子彈的 Neo!

然後,與樹幹的撞擊就開始了。

碰!

碰!碰!

碰!碰!碰!

碰!碰!碰!碰!

我想大概就是這種聲音。

再加上旁邊傳來一陣陣的尖叫聲。

不幸中的大幸,我並沒有摔下馬背,只覺得頭暈腦脹,以及右肩傳來陣陣劇痛。

 

嚮導嚇了一跳,連忙縱馬到我身邊,將白馬老大從樹林拉回草原。

其他人也關心地圍了過來,七嘴八舌檢查我的傷勢。

「你還好吧?」

「有沒有受傷?」

「天啊剛才到底怎麼回事?」

「那隻馬是故意的吧!」

「絕對是故意的,你沒看見嗎?牠就筆直朝著大樹衝過去了!」

「鄭醫師你好可憐喔!」

「不,鄭醫師真厲害,剛才那向後翻倒的姿勢是怎麼練出來的啊!」

「有人錄到剛才的畫面嗎?」

「事情發生太快,我才剛把手機拿出來,鄭醫師就已經撞完了!」

「哈哈哈!」

這些人......

真是太過分了!

耶穌的愛心在哪裡啊!全都忘了對不對!竟然只想拍我受盡屈辱的畫面!

「對不起啦。」

「我們不該取笑你的。」

「那麼......可以拍一下你的傷口嗎?」

「......」

這就是我騎馬撞樹的衰小故事。

話說回來,雖然小組的大家一路嘻嘻鬧鬧、三八搞笑,但一回到停車場後,他們又立刻衝去車上拿藥膏、OK 繃等急救物品給我,讓老婆為我清理傷口、擦藥貼藥......

害我真有那麼一點點小感動啊。

事後聽其他人說,除了白馬老大之外,第三組的人也有一隻很欠揍的馬,不僅到處亂跑、隨地吃草,還凶狠地攻擊其他馬匹,簡直像隻流氓似地。

至於騎牠的主人......

你猜得沒錯。

正是偉恩醫師。

事後我和他互望一眼,無奈苦笑。

果然是,什麼樣的人就騎到什麼樣的馬啊!

小組四十多個人騎馬,正好我們兩個騎到兩匹最搞怪的馬,這絕對不是巧合啊!

做人真的是不能太鐵齒。

如今事情已過兩個月了.

我右肩膀的傷口早已癒合,只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疤痕。

每次低頭看見,我總會想起那個午後的陽光。

那片草原的遼闊。

以及那匹欠揍的白馬老大,載我撞樹後的燦爛眼神。

 

 

Posted by 鄭劍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